顶级强者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科幻恐怖 >毁坏的三观 > 阳阳

阳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床,洗漱完毕,小曼对着盛源说道:“那个,我,想好了。”

“哦?怎样”盛源抬头问道。

“是这样的,我跟你回去,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想等半个月,把押金要回来就回去,因为申请离开要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才能把服装钱和押金要回来。”小曼解释道。

“呵呵,,,”盛源笑笑,没有说话,押金钱?!哼哼,老爷们都他妈快没了还想着押金钱,一个老爷们还他妈不值五百块钱?!

“怎么?”小曼不解的问道。

“没事,算了,我先回去吧,就向你说的,或许我们两个人真的需要分开一段时间,好好的想一想。”盛源开始收拾东西。

“那,,,好吧,,,”

盛源收拾妥当,下楼打车,两人一同来到机场大巴的停车地,坐上机场大巴的时候,盛源看到小曼的脸上留下了眼泪,盛源没有哭,有的只有气愤,是不是所有刚下海不久的女孩都觉得自己能挣钱了就瞧不起自己的男人了,妈的,够烦。

直到多年以后,盛源才明白小曼当时只是想让盛源认个错误,要的,只是他的一个态度,只是,当时的两人都在绷着,谁也没有像谁底下这个头。

到达机场,换上登机牌,盛源坐上了飞往老家省会的飞机。

晚上快九点的时候,盛源到达了龙嘉机场,一下飞机,一股寒意袭来,很快打透了盛源的衣服,上飞机的时候因为生气也就忘了南北的差异,广东的这个时候穿着短袖,晚上也就加上一件简单的外套,可东北的这个时候,已经穿上羽绒服了,盛源裹了裹身上得外套上了出租车,下了机场高速,刚进市区盛源就告诉司机师傅靠边停车,本来想着找一个公用电话亭告诉小曼一声自己到了,可电话一打过去却听到小曼身旁传来了酒瓶子叮叮当当的声音,虽然小曼的声音哑了,可自己刚走就去喝酒去了?是去庆祝自由吗?妈的,好,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盛源气了半天想到省会还有一个对自己有意思的女孩,翻了翻电话本找到女孩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女孩名叫阳阳,盛源是通过老家一个哥们认识的,哥们的女朋友和她是闺蜜,那时的盛源还和小月在一起,阳阳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盛源的视线里,盛源能感觉道,不过那时小月看的严一些,也就没发生什么。

有一次盛源和朋友在阳阳所在的饭店喝酒喝醉了,是阳阳把盛源送到了宾馆,照顾到了半夜,半夜盛源迷迷糊糊醒来感觉身旁有个女人,就情不自禁的动起手来,女孩不从,嘴里喊着我是阳阳,盛源哪能管的了那些,自顾自的忙活着,突然阳阳一把拿起盛源的那只不老实的手就咬了下去,疼得盛源妈呀一声就睁开了双眼,看到满脸泪痕的阳阳盛源慌张的问道:“怎么是你?”

“当然是我,要不你以为是谁,小月?她知道你和朋友去喝酒吗?”小月不让盛源喝酒是很多人知道的事情,

“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没想到是你。”盛源尴尬的回答。

“知道吗,我,,,我不是不依你,只是,,只是,,,只是我不想在你喝醉酒的时候得到我,我想让你在清醒的时候对着我,这,,,我想让你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阳阳感觉道盛源身下的尴尬,鼓起勇气,满脸通红的结巴道。

盛源: “......”

盛源尴尬的翻下身躺了下来,开玩笑,多亏自己酒醒了,多悬没铸成大错,真要是把人家开了,她这个性格一定会自己去找小月说这个事情,逼宫?别了,小月会杀了他。

从那以后盛源总是躲着阳阳,或许是感觉道盛源的尴尬,没等盛源和小月去北京呢,阳阳就走了,去了省会。

接到盛源的电话,阳阳很诧异,不过还是告诉了盛源她的地址,让盛源打车到她这里来。

不到半个小时,盛源就见到了阳阳,一年多不见,阳阳漂亮了,会打扮自己了,“嗨,还好吗?”盛源略显尴尬的打着招呼。

“嗯,还可以,打工呗,能好到哪去,你呢,这是从哪来呀,怎么穿的这么少?”与盛源的尴尬不同,阳阳落落大方的回答道,看见盛源薄薄的衣服又问道。

“哦,我刚从广东回来,忘了南北温差了。”盛源冻的跺了跺脚。

“刚下飞机?还没吃饭吧?走吧,请你吃饭。”阳阳走过来接过盛源手里的行李箱。

两人找了一家不算大的饭店,随便点了两个菜盛源就自己喝了起来,阳阳从不喝酒,盛源知道,盛源自己喝了足足一斤白酒才停了下来,天气太冷,喝白酒会好一些,心,更冷,其实盛源还想喝来着,是阳阳不让喝了,她看出盛源应该是有心事,不过她没有问,只是默默的陪着盛源。

从饭店出来已经快凌晨一点了,“走吧,找个宾馆吧,看你喝这个死德行,今晚又要照顾你了。”阳阳一手拿着盛源的行李箱一手扶着盛源,说完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脸上又泛起了红晕。走了不到一条街,阳阳带着盛源来到了一家宾馆,办好手续,阳阳终于把盛源安置在了床上,给盛源用热水擦了脸,又盖好了被子,忙完自己也脱了外套坐在了盛源床前。

盛源喝醉了吗,没有,他真想喝醉,按照正常来说此时的气氛是他想要的,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睁开眼睛看见阳阳柔情的眼神盛源没来由的一种罪恶感袭来,看到盛源睁开眼睛,阳阳没有说话,慢慢躺下来靠在盛源身边轻轻的搂住了盛源,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源猛然起身,胡乱的穿好衣服,慌忙的,逃也似的冲出了宾馆,叫了一辆出租车,要回老家县城,凌晨两三点钟,出租车师傅要价五百,盛源连价格都没还就同意了,半个小时后,盛源接到了阳阳的短信息,“盛源,我他妈恨你一辈子。”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