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强者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科幻恐怖 >从泥塑开始证道封神 > 第34章县丞遇仙

第34章县丞遇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猎户小声说道。

“我听我爷爷说过,只有传说中那些开了灵智的野兽,才会有那种眼神,所以....我敢打赌,那个年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那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听得眼睛一亮,仔细打量了苏远山两眼,似乎有了主意。

当那些衙役正甩动铁链要往苏远山脖子上套的时候,那位书生模样的中年人突然越众而出,大喊一声。

“住手!”

众衙役一愣正要呵斥,只见那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对黄粱县令拱了拱手自报家门。

“临县县丞黄道佐拜见王大人!”

黄粱县令闻言一怔,瞅了对方一眼似乎认出了对方,只见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原来是黄县丞,是什么风把你这位临县的县丞吹到我黄粱县来了!”

见对方语气不怎么友好,黄道佐笑了笑。

“下官有位故友住在贵县,我是为他而来,却不想发生了这种事情!”

黄粱县令困惑地问道。

“黄县丞在本县?我怎么不知道?你的故友是.....?”

黄道佐微微一笑,指了指苏远山。

“我这位故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应该是个误会,还望王大人赏个薄面。”

黄粱县令这才回过未来,原来对方说的是苏远山,这明显是想当好人却不明说。

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念对方是个县丞,而且话说到这个份上,面子他不好意思不给。

只见他狠狠的瞪了苏远山一眼,一甩袖子上了轿。

“下不为例,这次看在黄县丞的面子上本官就不跟你计较了!”

“来人呀,起轿!”

那位老妇人见黄粱县令走了,似乎有些无助,想喊,最后却又放弃了,她眼巴巴的看看苏远山,又看看黄道佐,显得无比失落。

“王大人慢走!”黄道佐拱手目送黄粱县令一行人远去这才对苏远山拱手笑道。

“鄙人黄道佐,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苏远山也拱手道。

“在下苏远山!”

黄道佐笑了笑。

“原来是苏公子,方才苏公子不畏权贵,为民出头,着实令黄某佩服。”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二层临街小酒楼,说道。

“不知肯否赏个脸陪我黄某人上去小酌几杯?”

然而苏远山却扫了一眼那个白发苍苍老妇人,眉头微皱,说道。

“这个就不用了吧,苏某不喜应酬!”

黄道佐哈哈一笑。

“想不到苏公子还是性情中人,哈哈,这样吧,假如我有办法替这位老人家伸冤,你可否赏脸上楼一叙啊?”

苏远山点头。

“这个倒可行!”

黄道佐捋了捋三绺青须,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就请吧,请老人家也跟我们一块上楼,也好给我们讲讲来龙去脉,讲讲你的冤情!”

老妇人一脸愕然,继而感激,急忙冲二人磕头。

“谢谢两位大老爷,民妇谢谢两位大老爷!”

她眼角泪光闪动,配着她耳边凌乱的白色发丝,显得无比凄凉。

无权无势的老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丝光明,感受到了头顶的这片天还是青的,感受到了这世间还是有好人的。

黄道佐要的是二楼雅座,是个包厢,原因无他,是为了不受干扰的停老妇人诉冤情。

再黄道佐的咱三邀请下,她才敢落座,而且东看看西瞅瞅,显得有些局促。

她一身打满补丁的麻布粗裙,上面全是泥灰和油污,闪闪发亮,她食指枯瘦带着灰泥,青筋暴露,与整洁淡雅的房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老妇人的手似乎无处安放,不停的卷着衣角,不敢看黄道佐,因为从刚才的谈话中她似乎明白,眼前的这位也是为官爷。

而面对苏远山她内心似乎没那么拘谨,只是把他当成见义勇为的富家子弟,在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感激。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这一幕,早已落入茶楼的三楼一对主仆的眼中。

微风拂过窗纱,露出一抹粉红。

粉红面纱敷面,露出盈盈如水双眸。

粉红小衣粉抹胸,粉红褶裙,粉荷包,外加粉红小满靴,整个人粉的出奇,粉的娉婷。

坐在她对面的则一身淡绿衣裙,似乎是个丫鬟,神色间破显恭敬。

“公.....小姐.....那白衣郎倒是有趣....似乎....有些面熟哪!”

粉衣女子瞟了她一眼眼波横流,轻笑着打趣道。

“你看哪个俊俏郎不面熟?”

蓝裙女子涨红了脸,撅着小嘴不满的抗议。

“小姐取笑我!”

粉衣女子吐了吐小舌一脸顽皮。

“嘻嘻,开个玩笑!”

她扭头望去渐渐恢复了正经,若有所思,与方才的古灵精怪似乎判若两人。

“你没说错,我们的确...和他见过!”

..........。

杯中的水,一点没动,老妇人只是用手紧紧的攥着茶杯,现实她此刻的内心很复杂,她盯着杯中晃动的淡绿色茶叶水,低声诉说着。

“我老婆子是城外七里村西头的,家夫姓郑。

老头子死的早,只有我和女儿相依为命,平日里靠帮人家纺些麻,织些布为生。

我老婆子腿脚不方便,年纪大了,体力也不行,所以外面都是我女儿在张罗,给东家拿麻丝,送麻布这些活儿都是我女人在做,这么多年虽然清贫,但好在平平安安没什么事情,老婆子本想就怎么着一直过下去也不错,至少我们娘俩勉强能够糊口,比饿死在路上的那些苦命人强多了,但是......。”

她擦了擦眼角开始哽咽起来。

“但是....麻绳专挑细的地方断,厄运专找我们这些苦命的人.......就在一个月前那天晚上,我女儿拿着我织好的布去给东家去送,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黄道佐:“这么看来她应该是失踪了,你没去东家找么?”

老妇人苦笑道。

“找了,他家里里外外都找遍了,连附近都找过了,还有不少好心的乡亲,过来帮忙......但却一无所获,我家丫头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眼,我官也报了几次,但都被衙役轰出来了,实在没有办法,老身....老身这才....拦轿.....。”

她用衣角擦着眼睛,眼圈红红的。

黄道佐啜了口茶眉头皱了起来,喃喃说道。

“又是一桩少女失踪案!还....真是怪了!”

所谓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苏远山闻言心中一动。

“怎么?最近发了多起失踪案么?”

dingjiqiangzhe.com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