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强者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从三体逃到原神 > 第一章 此情此景,恰如彼时彼景

第一章 此情此景,恰如彼时彼景

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欸,别跑哦,让我摸摸。”

“汪汪~”

“真乖,唉可惜那维莱特不让我养,只能夜里来找你玩啦。”

枫丹的夜色其实很美,但对于已经看过四百多年的芙宁娜来说,就显得一成不变,有些腻味了。

而在同样变化颇少的建筑群里,除了每次必看的歌剧和审判。也就只有趁着第二天未有预约粉丝见面座谈的空闲夜晚,甩掉形影不离的狂热粉丝和逐影廷专属护卫,独自与一些猫猫狗狗打闹能提起她那为存不多的快乐了。

至于寂静的巷子里,独自一人在夜色下是否安全?

先不说这是枫丹的主城,投入治安方面的资金有多少。单说她的身份,身为枫丹的神明有谁胆敢行刺?又有谁能够如此?更别提同样作为整个国家最受欢迎的大明星,民众中的受欢迎程度默许了此类情况的几率。比起所谓的危险,狂热粉丝们不顾安保人员阻拦的聚众才更值得关注吧。

但也正是如此,芙宁娜的一举一动都饱受民众的关注,如此持续个几百年。即便是水神大人也会为之苦恼吧。

如此芙宁娜她选择在夜晚与小狗嬉戏,于她而言,倒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放松了。

“你说你们一生都呆在这城里,在不变的街道来回跑过上千次。同样的人,同样的事,同样的重复。这样一成不变的生活,真的不会腻么?”

芙宁娜蹲下身子,轻抚着小狗背部的毛发。脑袋微微偏过。水滴状的瞳孔稍稍有些涣散。余光瞥向流露着极光的夜空,轻声呢喃。

小狗不知芙宁娜此话的意思,它只感觉抚着它背部的手格外轻柔。或许是没有戴着手套的缘故,又或许是神明大人本身的温柔。

“呜呜~”

小狗并不懂这些缘由,它只知道此刻的状态无比舒服,摇动的尾巴频率下降,发出了几声本能的呻吟。将芙宁娜的注意力唤回。

小狗的声音并不带有什么情绪的意味,但回神的芙宁娜仍然将其视为对她的回应。

属于小狗尾巴在芙宁娜面前缓缓摇晃,倒影的影子顺着遮挡着芙宁娜异色的眸子。偏过脑袋,这次她将视线彻底投向夜空,克莱因蓝和蒂芙尼蓝交相呼应着极光的绿色。

她听到了小狗的答案。

“呼,既然你们喜欢现在的生活。那我芙宁娜,身为枫丹的神明,自然也将回应你们的期待。”

从蹲着的姿态站起身子,微微缓解了下有些麻的双腿,芙宁娜将那只黑色的手套重新套上右手。站在巡轨船航道边,望向前方。

小狗有些疑惑为什么芙宁娜停止了抚摸,便凑到了她的身侧,同样将视线投向前方,并未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呀。只是一如既往的灯火通明的建筑。见瞧不出什么,便将目光投向身侧的芙宁娜。

似乎是感受到了小狗的疑惑,又或是目光。芙宁娜捂着嘴,自言自语道:

“没事,不用担心,有我在。身为枫丹的水神,我理应为你们维持这副光景。不用担心,我可是水神大人啊,你们一定要相信我,你们只需要相信我就好了……”

后面的话语小狗也没有听清,但它并不怎么在乎这些。它只觉得此时的芙宁娜有些陌生,让它有些不敢靠近,却又记起刚才抚摸的画面。让它有些踱步。

芙宁娜似乎感觉到了小狗的踌躇,将准备伸向它的手收回,那是刚才捋着毛发的右手,只不过此刻带着黑色的手套。

不过她并没有感到什么悲伤,只是微笑着扭过头,向着沫芒宫走去。

只是在她扭头离开的时候,小狗在她那双透亮的眼眸中,好像看到了一粒晶莹的光粒。似乎是映射着两种蓝底和极光,折射出了七种光辉。

“汪呜?”

小狗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色彩,它不明白这是什么,只觉得很好看。或许以后它会在路过人群时偶然听到对其的解释。似乎是说——这是水神大人溢出的水元素结晶。但在此刻,属于那色彩的主人,却早已走远。

小狗并未追上去,刚才的陌生感并未消减,使它有些望而却步。回过头向下方楼梯跑去,将好奇发散到刚才未曾看见的万家灯火去了。

随着小狗的离开,夜空的光亮暗了几分,散布在天穹的极光不知何时消散,使得芙宁娜回去的道路更加黝黑。但透着些许月光,可以看到她的脚步却未曾停歇。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逃吧,逃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到枫丹了,或许这样也能躲过…预言……’

芙宁娜嘴唇微动,却不带一点声音。只是伴着高跟鞋的哒哒声,蓝色的背影逐渐被阴影包裹。

……

这回去的路线芙宁娜自然是轻车熟路,毕竟已经走过了几百年,这道路从建起到如今都是她看过来的。闭着眼睛她都能跑回去,光亮的减少,对她并不是什么问题。

只不过,固定的建筑有着固定的规律,但属于建筑外的意外就只能靠反应避免了。

此刻就在芙宁娜前方,空间突兀的一阵扭曲。然后一个男人就这么侧躺在路中间。

若是平常星空月光明亮的情况,或是她注意力放在路上的情况下,倒是能第一时间发现,并及时避开。但此刻,意外只能发生。

“啊啊啊!这是什么啊!”

不出意外,芙宁娜的鞋子勾到了那人的前腿,在一瞬间回神却也阻止不了身体失去平衡导致的倾倒。而这极短时间里,身体做的本能反应便是将重心放前,以此保证趴下受到的冲击小于侧倾。

如此造成的结果,就是趴到了那人的身上了。

“咳!咳!”

身体倾倒造成的冲击力还是挺大的,更别说整个人砸在了胸口上。被芙宁娜这么一砸,原本昏迷着的人顿时咳嗽出声,意识也渐渐清醒起来,缓缓回神。

而此刻还有些懵的芙宁娜,将手撑着想起身时才发现手碰到的地方竟是软的,心里一惊。忙得直起身子连连后退。

透过月光这才看清绊倒自己的元凶竟是个人。

“这这这,他怎么没穿衣服!”

仅是瞥见第一眼,芙宁娜还没升起的怒意就被突入而来的羞愤感覆盖,面前这人身上竟然一丝不挂。

莫名想起很久之前某次审判里借酒劲夜晚骚扰女性的醉汉,她不禁捂着嘴,身体不自觉向后退。

“咳!这是哪儿,哎胸口好疼。”

而那正被芙宁娜指着的‘醉汉’,此刻终于缓过神来,捂着胸口刺激着许久未曾感受过的疼痛。撑起前身,茫然地环视了几眼周围的景象,发出灵魂拷问。

“你你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可是枫丹的神明,你想想这么做的后果。你……”

还未等他有所反应,看见这已被自己定位为‘想骚扰自己的醉汉’的芙宁娜便已应激起来。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扭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而这一扭头,就更让芙宁娜害怕了。心里不禁责备自己为什么跑那么偏,距离沫芒宫还挺远的,喊的话逐影厅的人在这个时间想必也是来不及了。

倒不如心一横,摆起水神的姿态。人也不向后退了。立正身子指向那人,忙不迭地开口。

“黎阴三。”

黎阴三不假思索的回答,虽然芙宁娜的语言他没听懂,但长久的经历带来的身体记忆却本能的能从语气感受出这是对他的询问。于是即便还未将思绪整理清楚,却还是条件反射的做出了回应。

但就在黎阴三还想回复些什么的时候,大脑却在这一刻宕机了,只感觉记忆一片空白。

黎阴三有些慌了,怎么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并且此刻伴随而来一阵剧烈的头痛,让他不禁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脑袋试图减轻疼痛感。

他越拍越疯狂,动作宛如疯魔,像是要把自己脑壳拍碎的模样。

而这番姿态,让芙宁娜也慌了起来。

“这家伙不会是个精神病吧?!”

看着黎阴三的行为,芙宁娜推翻了之前‘酒鬼’、‘醉汉’的猜测。

怂怂的紧了紧礼裙,有些害怕他伤到自己,但又担心他这么拍头把自己拍死。

“我作为,枫丹的神明。就是要带领所有人走出预言,不能说现在碰到了个病人自己却不管不顾吧。”

担心与害怕交织,藏在心里的责任感鼓动着她行动。芙宁娜默默念叨着这些,心一横,还是鼓起勇气,上前握住了黎阴三的手,制止了他的自残行为。

而此刻的黎阴三双手被摁住后,身体本能的抗拒控制开始挣扎,连带着芙宁娜的身子也一阵摇晃,让她本就因为惧怕导致无法发力的身体,跟着一样倒坐在地上了。

‘嘶!这人怎么这么大劲。’

芙宁娜这么一摔有些吃痛,但更担心这时放手黎阴三又会继续自残,也就只能维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保持下去了。

在芙宁娜奋力钳住双手的时候,黎阴三挣扎的动作也会导致发丝偶尔触到她的脸颊,夜晚的凉风吹过便导致俏脸有些微微发烫。但在这偶然间也因此瞥见了面前人的脸,这才发现完全不像枫丹人的样子,倒像是璃月人的模样。

‘啊?’这时芙宁娜才有些呆愣的发现了盲点。倒不是因为这略带清秀的容貌与自己想象的不符,而是这地方是沫芒宫的警备直属通道啊,并且位置还这么偏。不说璃月人,就是枫丹人这大半夜里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啊。

芙宁娜这才反应过来这人出现的不合理。

‘这这人不会是故意在这里等我吧?故意装得来吸引自己过来?大半夜还没穿衣服…不会是…’

一个比较符合现状的猜想涌入脑海,本来有些红润的小脸瞬间煞白。

一股现在就跑的冲动挑唆着自己。但又想起刚才黎阴三不似作假的行为,和此刻挣扎的动作。思考了片刻便还是下了决心,握紧的双手没有松开,反而更用力了些。

“就当我倒霉遇上你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谁知道你发起病来会是什么结果。可别恩将仇报啊。”

芙宁娜碎碎念着,像是说给黎阴三听,但又像是给自己醉眠。只是紧闭的内心默默念叨着一句并未出口:

‘如果我真出事儿了,那维莱特你一定要来救我啊!’

……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dingjiqiangzhe.com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